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狂斩斗圣》斗破苍穹斗圣 SM 狂斩斗圣健气受

更新时间:2020-02-20 08:06:46

《狂斩斗圣》斗破苍穹斗圣 SM 狂斩斗圣健气受 已完结

《狂斩斗圣》

来源:作者:十年飘絮分类:仙侠奇缘主角:高盛,武尊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十年飘絮原创的仙侠奇缘小说《狂斩斗圣》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高盛,武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高士,您的茶来喽!”话音越来越近,两空碗落桌,细长的壶嘴如涌泉,喷洒在茶碗里。我点点头,挥手示意他下去吧。 “我所讲,如此茶碗...展开

《狂斩斗圣》免费试读

“高士,您的茶来喽!”话音越来越近,两空碗落桌,细长的壶嘴如涌泉,喷洒在茶碗里。我点点头,挥手示意他下去吧。

“我所讲,如此茶碗中的茶。”我的目光落在青绿色,冒着热气的绿茶,食指有节奏的轻点斑驳的桌面。

“武和茶。有什么联系?”高强问道,“难道说。一个是动?一个是静?”高强猜疑道。

“非也。武,说静,也静。说动,也动。茶也如此。你看到的是平静的一面,而茶的内心,却是波澜壮阔的。”

“高士明示。”高强稍稍的有点耐不住性子。

我笑道:“武当属强身健体,调节身心的一种,打打杀杀的初衷是保家卫国,一乱套,武并非是养生之道,也并非是保家卫国之道。而是杀戮。”

“杀戮?何意?”高强压根可能就是没想好好听。这不就是打岔吗?

“杀戮,无理由的打杀伤亡,妻离子散。杀戮,无目的无知的所谓上进。一将成万古枯,白发送黑发。残骑裂甲天涯红,一片血色染天地。”

高强思索一下,目光稍稍有所变化,貌似思索一下,望了望我,“你的意思是。杀戮是杀戮。武术是武术?”

“嗯。说的不错。”我稍稍点头。“世界上的一切,能杀人与伤人的东西,都称之为杀戮。”

高强稍稍皱了一下眉头,这杀戮,还是与武术相同?“高士,那您的意思。武术也能伤人,也就是杀戮了?”

“非也非也。”我稍稍摇头,脸上一笑,望了望渐渐织上天空的黑暗。“你看天边。”

高强转身望了望,“夕阳西下。”

“如果说。我说他是杀戮。”我轻点桌面,此时茶已凉。

“这怎么可能?”高强苦笑道。

“怎么不可能?你看那黑暗,是不是正在杀死光明?”我指了指缓缓织上天空的黑暗,只见黑暗撕咬着最后的黄昏。

“啊。”高强顿时恍然大悟,那一瞬间的感悟,省了我多少话语。汝。可塑之才也。“高士。您的意思是。世间万物分怎么看,怎么利用?”

我的妈呀。可算是顿悟了。我心中暗喜,脸上表情不变——依旧若无其事,面带一笑,“举例。”

“嗯。就像。”高强停顿一下,望了望师哥桌子上的长刀,转头望了望我,“就像高士您的大刀,一寸长一寸保,虽然如此,但是长刀不易携带。”

“就像武术,你学来分干嘛,如果你学来,只是为了闯荡江湖,得谁杀谁,所向睥睨,这是杀戮。如果为强身健体,这便是武术。就像你所举得例子,我这大刀是好用,但是不便于携带。这就是正面与负面。”我故意停顿一下,看了看高强,“而武术的正面是真正的武术,反面便是杀戮。当你杀了许多人,认为自己行了,你所拥有的不是武术,而是杀戮。”

高强思索一会,望了望我,坐在长凳上,“高士。那么武术需要用什么证明?用什么人证明?”高强的一个目光,我全明白了——那种肯定而坚定自信满是乐观的目光。看样,虽然长得魁梧点,估计也就二十四五岁。年纪还不大,经历的也不是很多,那种目光,还没被自己麻木的抹杀掉。

“自己。”我此话音未落,高强的目光变得让我认为,这小子是不是真心想学武——那种目光稍稍有点失落,没有神,眼光就像没有魂魄一样,有点呆滞,发愣。

我翘起二郎腿,黑色袍子盖在腿上,我坦然道:“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只有对自己有评价,有肯定,那才是真正的武王,武术真谛,便是如此。”

高强再次迟疑一会,望着我静止的目光。貌似是想到了什么。“高士。这岂不是很难?”高强的目光中透露的只有疑惑。那种不见前途渺茫的疑惑。

“武术只有两个极端,一,不学,做个文人,做个农民,过平平静静的日子。二,学到最高境界。如果在这期间,心不正而邪,不出流氓就是出败类,要么就是中途放弃,然后一切从头干起。”

高强突然起身,吓我一跳,抱拳道:“高士何方神圣?可否指教?”

我一笑一笑,挥手示意他附耳过来。高强还算聪明,还真应了。

我低声道:“本尊乃第八千三百二十一位斩圣门下二弟子,号碎虚武尊。焚天殿堂二头目。”

高强瞬间愣了,退两步就要叩拜。我一手揽住,使了个眼色,摇摇头。

“坐吧。”我指了指长凳。

“是。多谢武尊。”

我低声道:“别这么叫,外人会生疑。”

“吾尊,那位可否是您师哥?万圣武尊?”高强低声道,指了指手持烟袋锅的师哥,师哥装着若无其事。其实早发现了。

“对。”我点点头,故意岔开话题,“高强,我所说,你可知晓?”

“多谢高士!”高强起身恭恭敬敬的作揖道。

我道了一声不谢,顺手从怀里掏出一本较厚的书,摸起来很舒服。黄色的封面上用斩圣体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武圣录”顺手递给他。

“武圣录?!”高强接过武圣录,高声叫道。“这?!有一本斩圣所创的一本无上武书,名武魔录。可是。”高强故意停止了。

我稍稍点头,“正是家师所创。”高强瞬间就愣了,良久无语。

这一幕幕师哥一直在看,从一举一动,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这个高强已经知道了。

“这位贤士。”师哥猛地抬头,见高盛站在自己面前,并无惊讶之色。

高盛抱拳道,“贤士您可是那位高士的朋友?”

师哥冷冷的点一下头,爱答不理的样子,“是的。我是他同门师哥。”

“同门?”高盛面带疑惑,此时高强脸上显得很平静,但是有点晃似梦中一样。

“不知什么门派如此博大高深?”高盛询问道。

师哥面无表情的望了望一下,我稍稍的一点头,师哥的目光又冷冷的落在高盛身上,“煞魔。”

“哦。贤士尊姓大名啊?”高盛此话一问,师哥就放心了——他对武门不了解,看这朴素的打扮,一把宝剑,这绝对不可能是煞魔门下弟子——煞魔弟子手持长斧、飞雪枪或者方天画戟,身着甲甲。

师哥起身,烟袋锅子插在腰间,抱拳道:“在下刘云一。”

“在下高盛。”高盛回道。“不知贤士可否能与我们二人食一顿饭?”

师哥再次望了望我,我稍稍点头,使了个眼色。师哥点了点头,“请。”

“请。”高盛瞥了一下。

“高士。您。”高强故意顿了一下,见我头转过来,接着道:“您这是。”

我一笑一笑,“师兄弟之间的一些小暗号。总不能这也让我给你解释吧。”

“额。不敢不敢。”高强抱拳道。

“罢了。此书好好保存,倘若你真心,你会悟出来,到那个时候。你的武功将是现在的万倍不止,而且,你拥有的是武术,而不是杀戮。”

“吾尊。这。”

“此事莫和任何人提起,别叫我师傅,如果以后有缘,再见时,我必让你称我师傅。毕竟我未出师,家师名门规定,未出师者不可授徒也,我刚才的所作所为完全都是不应许的。”

“草民遵谕。当下情势不利,不得行跪拜之礼,请武尊见谅。”高强小心翼翼的收回书籍,有面带敬意的抱拳。

“罢了。出门在外没那么多的礼数。以后好好习武便是。”我稍稍点头,“小二!”

“诶!这位爷,您还要什么啊?”小二将茶水沾了点洒在斑驳的桌子上,拿起披在肩上的,带点油渍的半白半黄的毛巾擦了擦,我笑道:“这样桌子能被赋予茶的气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