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噩梦镇》噩梦镇 红翼莲华 XXOO 噩梦镇GV

更新时间:2020-06-01 04:05:41

《噩梦镇》噩梦镇 红翼莲华 XXOO 噩梦镇GV 连载中

《噩梦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红翼莲华分类:灵异主角:史忠,樊高

主角叫史忠,樊高的小说是《噩梦镇》,它的作者是红翼莲华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洛夏刚从办公室离开不久,史忠就接到了陈永壮打来的电话。在从陈永壮的汇报里听到历史系师生的事件与山神庙有关之后,史忠不由自主的皱起...展开

《噩梦镇》免费试读

洛夏刚从办公室离开不久,史忠就接到了陈永壮打来的电话。在从陈永壮的汇报里听到历史系师生的事件与山神庙有关之后,史忠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不仅是出于“侦探”的直觉。

在“失踪”和“山神庙”这两个词同时出现之后,史忠的脑海中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多年前的那个事件——无意之中触犯了小镇居民信仰的游客遭到狂热宗教分子绑架。虽然案件最后在史忠的推理下很快的被解决,但是如果再稍微晚半天时间话,那么那对“触犯神明”情侣的生命就会永远被留在坠星镇。

麻烦了。

搞不好假失踪继续下去就会演变成真失踪了。

对于发生在历史系师生身上的这件事,原本只要确定了他们没有遇到危险,一般警局是不会去追踪和调查他们接下来行动的。毕竟生活在这个法制时代里,只要当事人不报案并且有人身自由,那么即使是警察也没有干涉他人自由行动的权利,更何况这还是一个知名历史系教授的课外课题研究。

而史忠之所以会让洛夏配合陈永壮继续调查,则单方面是为了看看洛夏这个新人的综合办案能力。

结果没想到洛夏还没正式加入调查,案子就开始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飞奔。

不仅郝教授的一行人选择了一个极其危险的方向对坠星镇的历史进行研究,更是在陈永壮的汇报中队伍里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一个全身包裹着黑色大衣的不明人士。一联想到当初的狂热宗教分子也是类似的打扮之后,史忠的内心就涌现出了强烈的不安。

希望还没有太晚。

简单的推理出了郝教授一行人的行动之后,史忠拿起了电话尝试与山神庙里的管理者取得联系,然而数次的拨打之后,回应史忠的都只有是电话无法接通的忙音。

与当年一模一样的情况,打向山神庙的电话受到了不明磁场的干扰。

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史忠就知道,预想中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咚!”的一声。

史忠的拳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拳印。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之后,史忠就立马再次拨打出了一个电话。铃声还没响三下,一个神经质的声音就从对面传了过来,电话那头的正是刚刚和罗莎一起完成了与另一队交接的樊高:

“老大,怎么啦?要请客吃饭么?”

“出事了,立马和罗莎前往山神庙,山下汇合。”

在听到了史忠低沉的声音之后,樊高立马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没有过多的询问发生了什么,向着一旁的罗莎点了点头之后,两人就叫上了一辆出租车快速返回警局。理论上来说,这种时间紧迫的情况下,第一时间赶往事发地点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如果那样做的话,保不准就会让出租车司机遭遇危险。所以樊高和罗莎才选择了先回到警局,然后再驾驶警局的摩托紧随先行一步的史忠之后前往山神庙。

史忠之所以没有联系负责此案的陈永壮和洛夏前往山神庙,而是选择了樊高和罗莎,其主要原因则是因为他从这个案子里嗅到了一丝超凡力量的存在。贸然的将一个新人和一个普通人卷入其中,一旦真的遇到了超凡事物,那么只会白白葬送了他们两人的性命。

事实证明,死亡总是伴随着侦探的到来如期而至,就如那令人恐惧的鸟嘴医生一般。

而一个没有出现凶杀案的侦探故事,则更是如同没有了调料包的方便面,只会令人觉得食之无味。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史忠宁愿一辈子干嚼没有料包的方便面。

但是……现实并不是故事。

无谓的妄想,也只会被现实的残酷无情粉碎。

正如呈现在史忠眼前的这幅诡异的光景——

四肢向着不自然方向扭曲的尸体,就仿佛是坏掉的大型人偶一样。

没有鲜血。

没有内脏。

有的只是一具趴在地面而双眼却看着天空的扭曲人形。

扭断的颈骨,翻转的脑袋。

毫无生气的眼睛仿佛是在临死前看到了鬼魅一般,因为恐惧而扭曲的面孔,在那原本就病态的苍白下让人觉得更加可怖。

就像是遭遇到了幻想中的猛兽袭击了一样。

“这是……王老二?”

即使已经失去了人形,史忠还是立马认出了眼前的死者。

但这并非是因为史忠有着超强的记忆力,相反的史忠偶尔还要依靠“记忆烟斗”才能回忆起一些人一些事,之所以会立马认出王老二,则单纯只是因为眼前的这个死者是经常被请进警察局吃盒饭的惯犯。

“我去……这是有多大的仇……真让人受不了。”

随后赶来的樊高依旧是给出了不着调的发言,虽然话不中听,但是事实上也正如樊高所说的一样,眼前的这种景象是常人无法忍受的怪异。

肢体被扭曲的肉块,就好像垃圾一样被随意的抛弃在通往山神庙的阶梯上。如果眼前的尸体是以普通尸体应有的状态被发现的话,大概樊高也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了。然而这种像是杀人后特意做出的祭祀般摆设,反倒驱散尸体本身给人带来的恐惧。丧失了死者应有尊严的肉块,此刻已经彻彻底底的沦为了一个诡异的装饰品。

是凶手为了传达出什么信息么?

或者说···仅仅是出于对死者的憎恶而做出的侮辱行为?

但是为什么出事的人是坠星镇的王老二而并非外来者的郝教授一行人呢?

在阶梯旁昏暗的路灯下,史忠一边对现场进行调查一边思考着案件之间的关联性,在“侦探”能力的加持下,周围的环绕的浓稠黑暗对史忠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虽然樊高并非是“侦探”,也并不具备这种无论是任何环境下都能对案发现场进行调查和分析的特殊能力,但是在他却并没有因此偷懒。只见他从黑色的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看似普通的墨镜,然后以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戴上。下一秒,灌入樊高眼中的黑暗立马如同潮水般退去,无论是诡异的尸体还是周围的环境都清晰无误的进入了樊高的视野里。就好像戴上了最新的VR游戏眼镜一样,樊高视野里的左右两旁不仅多出了环境温度、风速、亮度等一大排有用没用的信息,而且尸体的轮廓和周围的痕迹都被红色的细线勾勒出了高亮。

在两人已经完成了对现场的初步勘察之后,姗姗来迟的罗莎才气喘吁吁的从山脚下跑了过来。

“我们不能……至少不应该……贸然使用能力……”

为了追上使用能力而提前赶到的樊高,穿着长袍的罗莎以双手提着长袍裙角的姿势磕磕绊绊抵达,然而想说的话还没完全说出口,眼前的异象就进入了罗莎的视野之中。

起初罗莎并没有看清地面上到底是什么,然而在开启了“魔女视觉”的夜视能力之后,原本因为过度运动而胀红的脸,短短的一瞬间就失去了全部血色。虽然强忍着并没有出现呕吐之类破坏现场的行为,但是从她那摇摇欲坠的身躯则可以看出,罗莎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接近了极限,如果这时再有一丝风吹草动鬼哭狼嚎,估计她就会立马在樊高和队长眼前晕倒。

在意识到了长时间合作搭档的异常之后,原本还行说骚话的樊高也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走到了罗莎一旁,然后以一个钢铁直男的铁塔站姿,一手叉腰一手扶了扶溢出着蓝色流光的高科技眼镜:

“肩膀借你,可别现在倒下了。”

不过可惜的是,预想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罗莎并没有理会樊高的耍宝。

只见她用着微微颤抖的右手伸入了长袍内,然后变魔术一样从中拿出了一个装有紫色荧光液体的试管瓶。在吃力的拔开了木质软塞后,罗莎强忍着液体带来的嗅觉和味觉冲击,一口气将液体喝光。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随着液体灼烧喉咙的感觉传来,罗莎也快速回复到了最佳状态。

不仅精神上对于来自于尸体的视觉冲击产生了一定抗性,就连山间夜里的寒风也不再对罗莎的身体产生任何影响。虽然这种短时间强化身体的魔药给众人带来过多次扭转局势的帮助,但是罗莎依旧选择不去直视地上扭曲的尸体。

在知道了搭档问题不大之后,樊高见状也只是耸了耸肩,就再次返回了史忠身旁。

“有什么发现么,老大?”

樊高对史忠说话的语气,与其说是上下级,倒不如说是朋友。

虽说史忠最初的确是以编外人员的身份招募的樊高和罗莎,可随着这两年的长时间合作,就连警局内部的其他人也把他们两人当成了是正规的警员来对待。就算他们两人并不能像其他人那样拿到正规编制人员的工资,但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这却并不重要。

樊高单纯只想想要成为一个合法的“英雄”,而罗莎也只是为了找寻一个容身之地。

“嗯,发现了。”史忠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过与其说是线索,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个误导。”

史忠指向了台阶旁五米外的一颗大树,顺着史忠的手指,樊高和罗莎在树干上发现了一个明显的脚印。

的确如同史忠所说的那样,就连没有丝毫推理能力的樊高也能轻易判断出那个脚印有问题。与没有留下犯人丝毫痕迹的案发现场不同,那个深深嵌入树干内的脚印就好像是为了告知他人自己是从这个方向逃跑一样。

顺着树枝折断的痕迹,樊高和罗莎没用多久就追踪到了山神庙的后门。与此同时,史忠则是选择留着案发现场,排除周围超自然事物的同时联系其他的人员对案发现场进行调查和取证。

“天黑了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