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临死前想杀个神》临死前的严监生 娘受 临死前想杀个神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0-07-02 04:05:29

《临死前想杀个神》临死前的严监生 娘受 临死前想杀个神章节列表 连载中

《临死前想杀个神》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迷途信者分类:灵异主角:程海,勒斯

主角叫程海,勒斯的小说是《临死前想杀个神》,它的作者是迷途信者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气氛逐渐变得严肃,就连咸鱼哥都收起了嬉笑的神情。 稳定下来的血月脱离了狼人状态,捂着刚被接上的手臂坐好。他的身边,审判已经沉默了...展开

《临死前想杀个神》免费试读

气氛逐渐变得严肃,就连咸鱼哥都收起了嬉笑的神情。

稳定下来的血月脱离了狼人状态,捂着刚被接上的手臂坐好。他的身边,审判已经沉默了很久。

“袭击你的那个骷髅,他很厉害吗?”

“他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

血月想了想道:“他就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他的武器是一条锁链,喷出的火焰能够灼伤灵魂。遗憾的是我的能力完全被它压制,没能近身就被他打了回来,无法获得更多的信息。”

程海:“对对对。”

审判看向程海,问道:“袭击你的骷髅,也是这样的吗?”

程海想了想,说道:“没错。那骷髅似乎很了解我的攻击手段,他的锁链很快,火焰难以驱散,只用了一回合我的分身就倒了。我没时间准备其他术式,只能逃。”

血月瞪大了眼睛,点头道:“对对对!”

能不对嘛,程海也就把他说的话换了个方式再说了一遍。

但这么一添油加醋,审判可就蒙了。

如果不是使徒们的信仰毋庸置疑,他甚至怀疑他俩之中有人在搞事。

“你们说的骷髅,难道是同一个?”咸鱼哥也是一脸懵逼。

“不可能。”审判分析道:“男巫和血月的位置跨越了两个国家,如果对方真的拥有大范围的传送能力,血月是不可能逃掉的。”

“那……是分身?”

“应该不会,分身的操控极限比传送要近得多。”

做戏要做全套,男巫既然会整分身这种活,程海自然也得适时地站出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怀疑它们是两个人,甚至还不止两个,已经形成了一个晓组织。”

众使徒面色凝重,都在认真地思索这个问题,亚勒斯甚至还赞同地点点头。

不知不觉间,程海已经完美地融入了这个分段。

“黑夜,你到血月那去一趟。血月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养伤,至于男巫……”审判看向了程海。

“我没有大碍,这家伙要是有把握杀我,就不需要设局了。”程海拒绝道。

开玩笑,这群使徒里要是拉出一位到萩海来旅游,下个月的新闻可就有得写了。

就在这时,他的胸口忽然一阵窒息,剧烈地咳嗽起来。

“糟了!”

程海紧紧地抓着胸口,想要止住这股冲动。

但肺病这东西犯起来,哪是说停就能停的?

“哈哈哈,还搁那撑呢。”血月哈哈大笑。

同样是任务失败,他险些陨落,男巫却安然无恙,让他很不平衡。

现在舒服了。

其余使徒面色各异,或而幸灾乐祸,或而面露担忧。

这时候要是谁一时兴起给他来一发治疗,顺便检查一波身体,那可就好玩了。

情急之下,程海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坚硬的矿石桌面刺痛着他的神经,也成功地吸引了使徒的注意,为他拖延了一秒的时间。紧接着,他飞快地从口袋掏出了手帕,猛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呼……呼……”

程海粗重地喘息着,手帕已吸足了血,沉甸甸的。

审判冷淡地瞥了他一眼,开口道:“那么……”

“我说了不用!”

程海阴沉着打断了他,宛若一头暴怒的野兽,双眼血红。

男巫本就是一个暴戾的人,在自尊心受挫后变得暴躁的情况也是家常便饭。

为了让自己的行为更符合他的形象,程海在捶桌的时候对着舌头来了一口狠的,这才让他的血多到能够喷出来,像是个受了重伤的样子。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审判平淡地说道。

每个使徒获得过邪神的眷属的,性格也会在它们的影响下变得非常极端。

虽然他被默认为了八个使徒的领导者,但实际上,他们之间并非真正的领导与下属的关系。这帮人要是发起疯来,他自己也够喝一壶的。

所以大部分情况下,他都是以安抚为主。

再一个,男巫虽然易怒,但粗中有细,从来不会做没把握的保证。如果连他都没法应付那个组织,换作其他使徒也好不到哪去。

“现在人都齐了,我开始说正事。”

审判手指轻点,投影上出现了一张人头的图案,中间还画着一个问号。

“我昨夜进行了祈祷,预言中的那个人,他出现了!”

“你是说……”咸鱼哥忽然坐直了身体。

“没错,就是那个会在未来破坏降临仪式的那个神子。如果不是他,尊神不会遭受重创,死于本土神明之手。”审判的语气颇为凝重。

“神也会死吗?”

程海注意到了审判的用词——尊神。

这可不是指道教的尊神,从语境上理解,更像是尊称,譬如尊父尊母尊祖宗十八代之类的。

“那是否说明,每个使徒之间侍奉的邪神其实是不同的呢?”程海默默留了个心眼。

“在哪?”

一直很安静的双子出了声。

她一改之前柔弱的样子,双眸变成了红色。虽然还是人类的模样,但气质却冷如冰窖,比刚才黑夜女士暴走时给程海的感觉还要惊悚!

这群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善茬!

“神子的身上有本土神的力量庇护,我的祈祷只能锁定到大概的方位。”

审判对双子说道:“他是华国人,目前位于南部区域。我本想让男巫来调查这事,但那几个突然冒出来的骷髅成了我们的变数。而且,神子是一个女性,这件事还是交给你比较稳妥。”

“女的?”亚勒斯皱起了眉头。

“女的怎么了?神子就不能是女的吗?听到你这种话,让我浑身发抖,大热天的手脚冰凉。真是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女性到底要怎么样你们才满意?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这个世界到处充斥着对女性的压迫,女性何时才能真正的站起来!”程海义愤填膺地说道,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溢出。

亚勒斯:“?”

审判:“?”

“不准读我的心!”黑夜女士狠狠地刮了程海一眼。

“woc!”

亚勒斯一个哆嗦,想起了被黑夜女士支配的恐惧。

“唉,你们怎么就不明白生命的可贵呢?”咸鱼哥摇摇头。

“抱歉,精神不大集中。”程海擦了擦他嘴角的血迹。

刚才咬舌头的那一下太狠了,导致他的血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止住,只能不断地往嘴里咽。

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为了表现男巫暴戾的形象,他也是拼了。

好在结果还算是不错,这手“读心”一出,在座的各位估计没有人会对他生疑了。

面对着不让自己省心的同事们,审判也只能叹气道:“小爱,小心黄泉那边的人。现在男巫被人盯着,没有特别紧要的事情尽量不要找他,明白吗?”

双子冷冷地瞟了程海一眼,不屑道:“我从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程海抬头看天,默默地将‘黄泉’这个名词记在了心中。

也不知道是一些怎样的存在,才能让这群怪物如此忌惮。

“我呢?”咸鱼哥插话道,一改先前喜欢偷懒的形象。

“先不要轻举妄动,我有另外的事情交给你。如今我们的状况很被动,下个月的例会先不开。你们该修养的就修养,其余人等双子的消息,这段时间务必要减少多余的活动!”审判郑重道。

众使徒不言,以表默认。

“就这样吧,绩效前三的奖励我已经给你们了,散会。”

审判正说着,程海便觉得怀里多了个异物,低头一看,竟然是一颗眼球!

程海心头一悚,脑海中立即传来了审判的声音:“男巫,你留下,我有事找你。”

和怀里的眼睛对视里一眼,程海用手指将它戳进了口袋里,手感滑滑的、腻腻的,有点恶心。

再抬头时,审判已不知什么时候将他拉进了一个只有黑暗的空间里。

虽然今天的离奇事件已经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给锻炼了起来,但突然被关进小黑屋,程海的心还是提了起来。

审判不会怀疑到他头上了吧?

“男巫,知道我留你下来的原因吗?”审判背对着程海,毫无防备地站在程海的身前。

“打哑谜?”

程海眉头一皱,先是假设自己是真的男巫,然后细心计算、理智分析,最后得出了结论:“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不愧是你!”审判赞许道。

“不愧是我!”程海也想给自己一个大拇指。

审判继续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什么大动作了,这次的目标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定下的。你和血月同时遭到暗算,定然和这个内鬼脱不了干系。”

抱歉,男巫的暴毙还真和内鬼没什么关系。

始作俑者松了一口气,保持着微笑。

看来审判还没怀疑到他头上。

“我们未来的仪式之所以会失败,除了神子这个变故之外,这个内鬼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果不是他的出卖,我们围剿神子的行动就不会伤亡惨重,以至于实力大损。”

“你的手段比较隐秘,我想让你暗中进行调查。我在明面上吸引他们的注意,给你打掩护,务必要在行动之前把内鬼给我揪出来!”审判面色凝重,显然对男巫十分信任。

“好!”

程海冷淡地说着,心里早已笑出了声。

你这么说我可就精神了呀!

狼人杀什么的我最喜欢了。

该选谁中出……哦不,栽赃好呢?

是热情火爆的黑夜小姐姐?还是可爱胆小的双子小萝莉?

光是这么想想,程海就不住地兴奋。

若是处理得好,到时候的场面应该会相当的有意思吧。

“你最近不方便出手,我让鬼影帮帮你。”

审判说着,扔过来一物,“这是鬼影的傀儡,只要你将血抹在上面,它就会过来帮你。但注意只可以使用一次,只能作为底牌。”

“我不……”

程海的心头咯噔了一下,正想拒绝,但审判却再次打断了他。

“收下吧,我知道你很有自信,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