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路过蜻蜓》有关蜻蜓的歌词 GC 路过蜻蜓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09-15 16:05:06

《路过蜻蜓》有关蜻蜓的歌词 GC 路过蜻蜓男妃文 连载中

《路过蜻蜓》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不行报警吧分类:浪漫青春主角:单良,颜歌

不行报警吧新书《路过蜻蜓》由不行报警吧所编写的浪漫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角单良,颜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下午三点钟是最热的时候,同学们汗流浃背像是刚才水里爬出来。只是那个叫宁小于的同学坐在树荫下那叫一个惬意,看得同学们咬牙切齿。其实...展开

《路过蜻蜓》免费试读

下午三点钟是最热的时候,同学们汗流浃背像是刚才水里爬出来。只是那个叫宁小于的同学坐在树荫下那叫一个惬意,看得同学们咬牙切齿。其实这个世界本就不是公平的,总是在无形当中被分为三六九等。伏尔泰在说“人生而平等”的时候是不是在做梦?

好不容易等来一块云彩把烈日遮住,同学们欢呼雀跃,一个个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像是在欢迎外星人到访地球。那块云彩很快就飘走了,颜歌煞有介事地抬起手腕说:“一分四十五秒。”

单良无限留恋地说:“我挥一挥衣袖,作别西天的云彩。不知当年徐老先生是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才写出再别康桥的。”

“诗人们都没你这么俗,人家那是真挚的感情。”林立讽刺他说。

“我现在对云彩的感情也是真心的啊,对冰箱里的矿泉水更是真心的!”单良信誓旦旦地说。像是渣滓洞里的革命英雄,正义凌然。我对共chan党是赤胆忠心的,对鬼子是恨之入骨的,对受苦受难的同胞们是满含同情的。

自由活动的时间结束,教官吹了口哨子,同学们快速排好队。每次自由活动结束后先是站十分钟军姿,然后再接着解散前的内容训练。在这十分钟里是同学们最痛苦的时候,全身酸痛像是在花果山下压了五百年。

从别的方阵里发生一点骚动,接着几个男生抬着一个小个子往医务室跑。教官紧随其后,还有那个班级的班主任。

部长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吹哨让所有的方阵自由活动半个小时。意外的是整个操场没有一点欢呼声,而是十余个方阵整齐划一地转向小个子被抬走的方向立正敬礼。感谢他在适当是时候晕过去,拯救了这几百号人。

单良兴冲冲的从小店跑回来的时候林立和颜歌伸开胳膊挡在他的前面。“矿泉水雪糕啥的拿出来吧。”林立盯着单良的眼睛,准备先用眼神秒杀对方。

“土匪。”单良从腰间掏出来一瓶矿泉水扔过去,可是心里在滴血。

“咳咳,旁边还站着一个喘气儿的呢没看见啊。”颜歌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流氓。”单良又从另一侧掏出一瓶矿泉水照着颜歌砸过去,心如刀绞。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客气的,你越客气我们越会感觉不好意思。以后别这么客气了,容易生分。”林立厚着脸皮说。

单良没搭理他俩,转过身跑向小店。

于小宁一个人坐在树荫下,拿着帽子扇风。

——这么大的阳光却蒸发不了对你们的思念。像是暴雨连天却冲刷不了我对你们的回忆。

——我总是在无聊的时候想象着你们是不是也一样无聊着,我总是在看着天空想念你们的时候猜测着你们是不是也在想念着我。

——你们都还好吗,你们身边出现了别的人了吧,陪你们一起上课一起放学的人。像是我们曾经在一起那样在一起着。可是我却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喝水。”单良站在面前挡去了耀眼的阳光,递过来的冰水开始在瓶外凝结了水珠。

“谢谢。”于小宁接过来拧开盖子仰起头大口大口喝下去,随即全身传来冰凉的感觉。像是置身于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看你坐在这儿半天没点儿动静,想什么呢?”单良挨在于小宁的旁边坐了下来。

“没事儿,就是感觉挺失落的。虽然进了一个挺厉害的班级,可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在这里安定下来。我想念以前的同学和朋友,想念从前在一起的日子。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在这样一个小镇,他们还是在固镇县城。这是不是就是一个岔路口,从此我们越走越远?”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不一定非要和同一群人永远走下去。你们是朋友,所以你们之间没有阶级差异,即使他们以后站在云端,你也不必以卑微的姿态仰望。而是说,听说高处不胜寒,你现在冷吗?所谓的友情,大抵都是这样的,不会因你的离去而终结,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会觉得你们离开的日子只是一两天,你们还可以像以前那么熟悉。你不必对从前太过留恋,你要结识新朋友,过新生活。”

“谢谢你。”单良露出明媚的笑容,像是渐渐暗下去的太阳。

军训继续,天气凉下去一些,同学们的抱怨声也不像刚才那样此起彼伏。

“单良,跟我说实话,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林立小声问单良。

“还行吧,该长的都长了。”善良心不在焉地说。

“你认真点,说细致一些。”

“你是受什么刺激了,是不是那个程爽看不上你?没事儿,湖沟何处无芳草。”

“你丫哪儿那么多废话,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乱猜什么啊。”

“说实在的,你长得挺好,你爸妈生你的时候又没什么经验,能把你创造成这样已经算是很成功的了。一晚上的辛苦不白费。”

林立露出淡淡的笑容,仿佛从单良那借来二百块钱。

天快黑的时候军训结束,由于中午解散的时候差点造成人员伤亡,部长开始一个方阵一个方阵地解散。不巧的是实验班是最后一个,同学们把眼睛瞪得圆圆的,满含杀气,狼见了都怕!

“走,去学校外边吃小炒。”单良拉住林立颜歌还有于小宁。

“兜里没钱。”林立幽怨地说。

“那咱兵分两路,你去食堂。”

“别啊!我们是一个集体!”

“你们村现在还是人民公社吗?虽然我们是一个集体,可是还没集体到有钱一起花的程度。”

“磨叽不磨叽。这不是忘带钱了么。”

“行,行,一起吧。”

校门口的饭店里已经挤满了人,单良点了菜便去找空位置。无奈教官的哨子吹晚了,现在革命的果实已经被别人抢去。

“里边有座。”老板对着他们四个人吆喝道。

单良带头走进去,刚一开门就迅速把脸转过来,口中不停念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林立一头雾水往里边瞅了瞅,一对小情侣正在接吻,女生坐在男生的腿上。

“假正经,想看就看呗!”林立回头对单良说,然后自顾走进去。

颜歌跟上去,单良和于小宁也硬着头皮进去。

“少一个板凳。”颜歌说。

“旁边那桌不是有么?”

“那里有人。”于小宁小声说。

“她又不坐,不是坐腿上呢吗?”林立很大声。

那对小情侣完全忽视他们四个的存在,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世界中。

林立看不下去了,把筷子敲来敲去。那对小情侣仿佛是要跟他们叫板,跟着林立敲出来的节奏扭动着上肢。

几个人欣赏了一会儿现场直播菜就上来了,四个人跟黄鼠狼见到鸡似的大口大口吃。饭店里的菜就是比食堂的大锅饭好吃。

临走的时候单良很慷慨地把四个人的帐全付了,把林立和颜歌乐得走路都快要蹦起来了。倒是于小宁从口袋里掏出钱硬塞给他。

“不用,真的不用,我本来就是花的人民的钱。”单良把他的手挡回去。

于小宁拗不过他,只好把钱重新装进口袋了。

“白掏了吧?跟你说,单良就是不拘小节的人,花他钱那是给他面子。一般人的钱我还不乐意花呢!”林立说话时神采奕奕。

单良听了前半句觉得自己倍儿有面子,可是听完整句话气不打一处来,“谁刚才为了让我带他一起吃饭差点管我叫干爸了?”

接着两人在校园里追逐起来。不幸的是林立只顾着回头看单良忽略了前边,结果一头栽进校长的怀里,校长那凸出来的啤酒肚被撞得整个儿凹进去。

“军训没训够是不是?还有力气在这嬉戏打闹。”校长捂着肚子愤怒地说。

“敬爱的校长,我俩赶着去上课呢。”说完单良拉着林立往教室跑。

后方的于小宁和颜歌笑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