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弦音阁》弦音阁歌曲 T吧 弦音阁大叔受

更新时间:2020-09-22 16:02:38

《弦音阁》弦音阁歌曲 T吧 弦音阁大叔受 连载中

《弦音阁》

来源:当当网络文学(牡丹江)有限公司
作者:云之北分类:豪门世家主角:沐霖,苏剑

完结小说《弦音阁》是云之北最新写的一本豪门世家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沐霖,苏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气氛因为这场比赛被炒得火热,虽然一开始林天的剑法实在不够看,但最后一击还是足以证明他这几年来并非虚度光阴。 “恭喜第九代嫡系弟子...展开

《弦音阁》免费试读

气氛因为这场比赛被炒得火热,虽然一开始林天的剑法实在不够看,但最后一击还是足以证明他这几年来并非虚度光阴。

“恭喜第九代嫡系弟子林天,接下来……”

大长老也不知道活了多久满脸皱褶,笑起来的样子让沐霖月有些恶心,也不怪她讨厌大长老,从入门开始大长老对她的刁难从未停止过。

接下来的比武都像是普通的练习赛,虽然场外呼声不断,但沐霖月还是觉得索然无趣,在她眼里,这些都是花样百出的耍滑头的招式。

“腰肢太软,手腕太僵硬,膝盖弯曲不自然,最重要的是眼中杀气不够,比武可不是舞剑,光姿势漂亮可不行。”苏剑双手交叉满脸不悦地靠在看台上。

自己才离开剑宗多久,这些无能的后辈竟然把先人的剑法改编成这副模样,如戏台上的舞女摆弄身姿,剑法俨然成了哗众取宠的工具。

在场下一番观战,沐霖月和苏剑总算知道慕公瑾的话别有深意——重回当年盛世——剑就是剑,可不是绫罗绸缎。

大选赛进行了一大半,场外的侠客却只增不减,战败的侠客大多没什么问题,简单处理了伤口就回到看台做起了看客。

所有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用他们的眼睛,亲眼看见掌门人的诞生。

大长老慢悠悠的走到场中央,顶着一张笑得连眼睛都找不到的脸,“下面这场比赛的两位少侠是……”

“第六代嫡传弟子南宫源对战第八代嫡传弟子……”突然,大长老拿签的手微颤,喉咙有些干涩,“对战第八代嫡传弟子沐霖月!”

大长老话音刚落,场面一阵哗然,沐霖月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没想到自己的大名已经传遍整个剑宗了。

“天哪,我没听错吧,大长老说……沐霖月?”

“那个魔女!”

“不会吧,她还没有被那把煞剑反噬吗?”

南宫源身着黑衣不紧不慢地走到场地中央,浓眉窄目,黑发在头顶扎起,这不是昨日拦在自己与林天前的人吗,没想到竟是嫡传弟子。

沐霖月松了松筋骨,悠闲的上场,面对她的是众人诧异的表情,“什么啊,你不是沐霖月啊,你是谁啊。”

林天也有些震惊,大喊道,“你不是昨天那个秀才吗!”

沐霖月边走边卸下自己的伪装,直到场中央一袭红衣才出现在众人眼前,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娴静如姣花照水,行动如若柳扶风,貌比嫦娥胜三分。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沐霖月以真实姿态出现时,万籁俱寂,百鸟因凤凰至而失声,百花因牡丹开而失色。

红衣映着四合山花簇簇暗香浮动,山风过发如歌姬奏响四弦之音。

“不是说是个魔女吗?分明是天女下凡啊!”

看台那一头突然炸开了锅,与此同时,长老院中的诸位也不安心。

“月儿,如今你也有能力站在这里了。”此时不受影响的也只有场上这位了,南宫源唤出佩剑,目光凌厉。

“师叔安好。”沐霖月笑道。

“沐霖月!你居然还有胆子回来!你这个嗜兄杀师的恶魔!”此时几个旁系弟子领头,突然跑进场内,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根本没有资格参赛!你杀了天尊先师,你根本就是剑宗的叛徒!”

天尊先师?沐霖月皱眉,“不知天尊先师是哪位高人?”

“离开宗门几年,连自己师傅都不认了?果然是叛徒!”

这谥号也不知是谁给的,天尊?一点也不符师尊的个性,沐霖月摇了摇头,笑着回应“师兄批评弟子定牢记在心,只是弟子万万担不起‘嗜兄’的骂名,修罗场之战是剑宗自古以来的规定,莫非师兄是在指责先人的不是?”

“至于参赛资格,弟子是先师座下唯一的嫡传子弟,恐怕比旁系的师兄您更有资格。”沐霖月扬起衣袖冷笑。

跟衣袖一同扬起的是一团红雾,雾中一把三寸五尺长的长剑快速成型,剑柄与剑身同样鲜红如血,剑身“噌”的一声破开浓雾,旋转而上,血剑出削!

叫嚣的弟子被血剑的煞气所惊,连连后退,沐霖月不紧不慢地抬起手,环绕在血剑周围的煞气突然收回剑内,血剑在空中原地旋转,以最完美的角度飞到沐霖月手中。

沐霖月如同疼爱豢养的宠物一般,轻柔的抚摸剑身以示嘉奖,号称世间最险恶的剑,在她手中如听话的小鸟,“剑宗以剑法定天下,师兄可是想与我一战。”

“月儿,与你一战的是我。”南宫源一把推开拦路的弟子,三步并作两步,用轻功的步伐快速逼近。

“师叔真是急不可耐呢。”沐霖月双手张开,双脚一前一后直线站立,仿佛是在送死,就在南宫源逼近的那一刻,他察觉了不对劲。

沐霖月的手上,那把腥红如血的长剑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然而此时,南宫源已经无法及时停下,他只能攻击了。

“师叔,我说了,您太着急了呢。”沐霖月左手与右手同一时间向上向下画半圆,突然,她嘴角一动,冷冷的笑意让人惶恐。

她双手合十,同时双脚已经变换了站姿,右腿后撤,突然,血剑从她身后飞出,直直飞向南宫源的眉间。

南宫源一惊,原地旋转一圈,借助身体转动的力量,把血剑击飞,沐霖月勾嘴,起身站起,左手上抬,血剑在飞出几米后快速回转飞回她的手中。

从修炼场中杀出来的人,反应力就是不一样,沐霖月在心里称赞。

此时的南宫源气喘吁吁,刚才那招的确让自己始料不及,没想到沐霖月的红衣不是为了喧宾夺主,而是为了掩护血剑的行动,血剑本就行踪不定,红衣与血剑眼神相同更加不容易找到,这丫头不简单。

苏剑目不转睛的盯着沐霖月,她一脸无辜的冲着南宫源歪了歪头,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又是她的招牌笑容啊,她一笑就有人遭殃啊,苏剑在心里想。

回想当年,自己也吃了沐霖月这招的亏,要不是她在那时突然收手,自己恐怕早已一命归西。

“师叔,这一场我一定要赢呢。”

沐霖月突然迎面跑来,南宫源警惕的后退,突然,沐霖月消失在他视野中,他握剑的手冷汗直冒,周围只剩下风的声音。

“师叔,我在这。”

沐霖月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她双手握空拳,身体右斜,右拳置于腰间,左手经小腹向右拳靠拢,突然左拳猛握向外甩出,血光骤显,血剑显真身。

“第五式,长虹贯日!”

一道红光洞穿南宫源的身躯,瞬间让他失去行动力的完美爆发力,沐霖月的深厚内功足以让众人哗然。

“她赢……赢了。”

“我可不是,绣花枕头哦。”沐霖月撩了撩自己的长发,随后向各路看客行了个小礼,以表敬意。

大长老满脸不情愿的宣布了结果,此刻,南宫源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沐霖月还上前搭了把手,众人吃惊的大喊。

“那个南宫源正面吃了一招剑法,居然还毫发无损的站起来,真不简单!”

南宫源被沐霖月拉起虽表面看不出什么,心底里却满是敬佩,他们哪里知道,沐霖月对自己手下留情,剑法只是擦身而过,看他半边狼狈的衣服就知道。

有才华而不傲慢,剑宗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人才,她在自己身后的那句话正中自己下怀——“师叔,与我一起再创剑宗辉煌。”

南宫源被沐霖月搀扶到苏剑身边,见到苏剑,南宫源还有些意外,“苏剑,你这老家伙原来还没死啊。”

“你说谁老家伙呢,我最起码是你的师叔,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打趴下!”苏剑和南宫源斗嘴。

苏剑在和他斗嘴的同时,忍不住在心里想,难怪这丫头要问南宫源的脾性,看来她在上场前就准备要拉拢他了,这丫头的心思未免太缜密了。

南宫源是为数不多赞成女子习剑的剑宗弟子,他虽然一张严肃脸,看起来不友善的样子,却是个热心肠,对幼时的沐霖月也多加照顾。

赢得大选赛对她而言在轻松不过,只是剑宗不比当年,为她说话的人太少,继位之事除了实力以外,在剑宗的势力也是一大方面。

南宫源是第六代嫡传弟子,在剑宗多年羽翼丰满,他一生只认同过两人,第一位是剑宗的初代掌门,第二位就是沐霖月的师傅,沐雨林。

初代掌门无疑是能力与行动力都在至高点的人,他的领导能力也不能小觑;沐雨林则是真正做到心系苍生的人,而沐霖月就像他们的结合。

她三招之内打败南宫源证明自己的能力,驾驭血剑的能力更胜初代当年;她故意让剑法打偏证明自己并非传言中那样嗜血成性,相反的她可以很好的掌控血剑的能力;而沐雨林是她先师这一点更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一场比武就能得到一个战友,这个丫头却非凡人。

短暂的修整后,大长老再次宣布了对战人员,“下一场,对战第八代嫡传弟子沐霖月对战对战第八代旁系弟子耀天。”

场面突然安静,因为有些不可置信,看客们开始小声交谈,大长老再次宣布了对战人员,并且扬言不上场,就视为弃权。

“各位少侠,关于这场比赛老夫需要做个解释,宗主大选赛不是胜利者与胜利者的对决,而是无休止的淘汰赛,每位少侠究竟需要对战多少场老夫也不晓得,可以说这是一场运气与实力并存的对决。”

“也就是连续对决?”看客对比赛的名单提出异议,他们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剑宗对这个女子怀有敌意。

沐霖月微扬唇角,她似乎早就料到这个情况,面对不人道的规则,她选择的是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