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弦音阁》流音阁 第五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弦音阁女体化

《弦音阁》流音阁 第五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弦音阁女体化

发布时间:2020-09-22 16:03:18编辑:百小白来源:当当网络文学(牡丹江)有限公司
小说作者:云之北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弦音阁》是云之北最新写的一本豪门世家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沐霖,苏剑,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明珠和明慧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竟然让小姐如此伤心。 北宫羽回神,回了个难看至极的笑脸,勉强的笑会好看到哪

弦音阁

推荐指数:10分

《弦音阁》在线阅读

《弦音阁》 免费试读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明珠和明慧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竟然让小姐如此伤心。

北宫羽回神,回了个难看至极的笑脸,勉强的笑会好看到哪去,左右还早,自己的头还疼,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再回到了枕榻上。

卧床一月有余,北宫羽的身体其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虽说这毒不会伤及性命,但让毒长久留在体内也不是办法,因为毒素会和内功相融她不能运功,简直就像是被封印了一般,不过,内功被封她的剑法还是在的,剑法与内功可不是一回事,内力只是辅助剑气威力的工具。

卧病的这几日白泽一次也没来看望过她,北宫羽倒是想得开,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那日的话已经算是诀别,不过北宫羽可不想他就这样逍遥自在去了,他既知自己是个聪明人,自然也应该知道聪明人得罪不起,白泽这步棋算是走错了。

白泽,你不是想要皇位吗?我定会帮你得到,然后再亲手毁掉你所向往的一切,这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得而复失。

又歇息了几天,北宫羽总算下床准备出去走走。

京城中事物更新换代的极快,更别说在这烟花之地,自己卧病多日足不出户,虽还留着“青兰第一美人”的称号,但在这弦音阁中地位也大不如前,阁中人又甚为势力,看着房中的物件便知道,连她的首饰都被人拿去了。

“珠儿,这些个首饰是给谁挑去了,我睡着的时候可是有人闹事?”不知是不是余毒未清的缘故,北宫羽睡的很沉,叫都叫不醒,要是有谁上门找茬自己定不知道。

明珠为北宫羽梳发的手顿了顿,吞吐了许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小姐,您说什么呢,小姐的首饰盒前些日子被我不小心砸坏了,这些首饰我叫小慧收起来了。”

北宫羽从铜镜中看了一眼身后的明珠,见她眼角下垂扑闪着眼睛就知道她在说谎,她不肯说实话一定是不想让自己伤心,明慧打了水进来见她们主仆两人大眼瞪小眼,就觉得不对劲,也不敢说话,把盆放在台上站一旁怯生生地看着。

“慧儿,我的首饰呢?”北宫羽柔声问道,她虽很温柔却把两个丫头吓得不轻,从她的语气中分明读出了怒意。

“奴婢该死,请小姐恕罪!”明珠和明慧双双跪地,惶恐的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小姐的脾气她们都知道,北宫羽是最受不了仗势欺人的人,她们怕说出实情小姐找那人算账,这才不肯说实话。

北宫羽起身扶起了她们两人,理了理她们凌乱的长发,“你们跟我也有四年的时间,是最知我脾性的人,不必瞒我了你们可受了欺负?”

明慧被北宫羽拽的生疼,眼角微皱,这一点小小的动作没有逃过北宫羽的眼睛,她一把摞起了明慧的袖子,道道血红的印子历历在目。

“小姐……”

明珠哭丧着脸看着明慧手上的伤,“小姐,昨晚你睡的正熟,木门凝深夜闯进厢房说要见您,我们推说您已经歇下了她还是不依不饶,抢了首饰不说还对我们骂骂咧咧的,明慧拼死才留住了这个……”

明珠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只血簪,是自己平日里最爱戴的,想来也真是讽刺她们护住的竟然是白泽给自己的最后一件东西,“慧儿,你这几日就好好休息这里有明珠伺候,我不会让你白白受伤的,珠儿替我梳妆陪我出去走走。”

北宫羽走前还留给她几瓶凝血散,才一出房门外头的弦乐声便入耳,现在还是白日里,要开店也是夜里的事,现在怎的这般热闹。

在明珠的搀扶下北宫羽走下了台阶,底下坐着形形色色的酒家女子,各各身着华服,首抱器乐,看着架势是在排戏,木门凝打扮的倒是鲜艳,一眼扫去倒是许多新面孔,才短短一月竟然有物是人非之感。

妈妈见北宫羽下来了赶紧走了上来,“哎呀,许久不见小羽出门了,这病可是好全了?”

“劳妈妈挂心,因天气酷寒得了风寒卧病养了数日,小女子自小体弱怕是还要好些日子才能痊愈,但总不能一直这么养着,砸了妈***招牌。”北宫羽笑着说道,她平日也只是唱唱小曲跳段舞蹈,这毒清不清对这倒是没什么影响。

现在最重要的是重回往日风光,世态炎凉,世间所有人都是利用与被利用的棋子,要甘于被利用才能利用旁人,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远比江湖险恶的多。

听北宫羽这么说,妈妈殷勤的扑了上来抓着她的手激动不已,“这真是太好了,有小羽你的加入啊,今晚的歌舞剧简直是如虎添翼啊,你也一定能艳冠群芳。”

“妈妈言重了,得妈妈费心照料多日,如今小女子自当尽力。”

说话间,一位身着绿衫纱衣的新面孔出现在北宫羽面前,见她眉眼出几分得意的神色,想来是新秀刚刚得了哪位官人的喜欢,来自己跟前耀武扬威了。

“不知姐姐服侍官爷一晚能得多少银两,若是太多了没处花可要请姐妹们好好吃一顿,解解馋呢。”她显得很恭敬,行礼问候礼仪做的滴水不漏,言语也挑不出刺,只不过北宫羽从中读出了些嘲弄。

北宫羽温柔地冲她点头回礼,礼仪同样周全,嘴角还带着几分微笑让人看来倒是无法生气,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妹妹好生客气,既然是自家姐妹,若是讨酒喝大可来我房里,小女子卖艺从不卖身,哪有一晚得多少银两的道理?妹妹瞧着眼生的很定是才来不懂规矩,姐姐就原谅你了。”

哪有人会不知道青楼中的规矩,自称小女子的都是只卖艺的歌舞伎,真正陪客人过夜的女子则自称奴家,这位新秀这么说定是想要北宫羽难堪,只不过北宫羽反将了她一军。

“姐姐卧病多日,总算出来了,妹妹怕是再也见不着姐姐了呢。”木门凝上前一把推开了拦在自己身前的新人,瞪了她一眼,笑着与北宫羽对视,“姐姐这几日没出门,我当姐姐真的是在养病呢,结果居然做了这见不得人的勾当?”

北宫羽不知她想说什么定神看着她,木门凝等着她头上的血簪,“这枚簪子分明就是我房中的,怎的跑去了你那!我的簪子才丢,姐姐这就多出了一枚,这是怎么回事?你这几日一直不肯露脸,二殿下也许久没来看你,你可别说这簪子是他新赏的!”

木门凝说完就向北宫羽头上抓去,企图把这枚簪子扯下来,北宫羽后退一步,右手一抬抓住了她的手,“妹妹不提此事我可都要忘了,昨晚种种姐姐倒是想向妹妹讨个公道。”

木门凝脸一黑,把手挣脱了出去,变了脸,“北宫羽,你别以为仗着个名声就能在这里耀武扬威的,姐妹们的长相可不比你差多少,现在你身体大不如前又没有二殿下这个靠山,我看你还威风什么!”

听见这的争吵声姐妹们也都放下乐器走了过来,见对峙的是正春风得意的木门凝和扬名帝国的北宫羽,她们也不知道要支持谁,双方都各持一词,北宫羽向来不喜欢辩解,在木门凝的高声中,中立的人也开始向木门凝涌去。

木门凝见北宫羽半天不吭声,以为她示弱就更加猖狂起来,“你在这弦音阁待了整整五载,如今也二十有二,霸着个美人的头衔不累吗,你老了,你的位子就让姐妹们坐坐吧?”

“原来妹妹是想要我身上的头衔啊,若是妹妹喜欢,我自然可以让给你,只不过我把头衔给妹妹了,妹妹可否把你顺手拿走的东西还给我?”北宫羽浅笑,声音还是很柔和,与木门凝相比颇有气质。

“我何曾拿过你东西,你不要信口雌黄!”木门凝皱着眉头喊道。

“是不是信口雌黄还是要亲自看一看才知道,各位姐妹说呢?”北宫羽煽动了众人的好奇心向木门凝的厢房走去。

烟花女子分为四等,书寓是等级最高卖艺不卖身,年轻美貌、气质高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子;其次是长三,她们的等级低于书寓,卖艺也卖身,只接待贵宾;供平民消费的女子唤做幺二;最后一等就是野鸡,是专门负责在门口招揽生意的女子。而她们口中的妈妈就是老鸨相当于掌柜的。长三的地位自然不必书寓,若北宫羽执意要闯,木门凝也拦不住。

妈妈自然知道北宫羽不是找茬的主,她这么说一定有她的理由,况且木门凝方才的话确实失礼,现在她带人闯进厢房也不算过分。

房门被好事的姐妹打开,不少人一拥而入在房里找起新鲜玩意儿,木门凝被她们气得不轻,但见妈妈也跟了来,不好将她们轰出去,这帮好事之徒倒是帮了北宫羽不少忙。

环顾四周倒也干净雅致,梳妆台上零星放着还有几串耳坠和一只玉镯,木门凝的筝居然摆在床上,看来她十分重视这把筝,北宫羽在屋里踱步多时也找不到自己的首饰盒,木门凝倒乐呵起来。

“北宫大美人,您可找到您的东西了?若是没找到您可要还我名声才行。”木门凝依在木桌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屋中的众人,“陪姐姐瞎闹了这么就,姐妹们也坐坐吧,我这地方小你们随意。”

弦音阁

作者:云之北类型:豪门世家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弦音阁》是云之北最新写的一本豪门世家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沐霖,苏剑,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明珠和明慧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竟然让小姐如此伤心。 北宫羽回神,回了个难看至极的笑脸,勉强的笑会好看到哪

小说详情